宅男直播下载app

*** 苏辰冷眼看着这一幕,没有阻止。

这个乌元,如此出言挑衅他,左一右一畜生,如果换做是前世,他早就一巴掌打出去,将对方拍成碎末了。

重生之后,因为实力不够,苏辰处事心,性格自然收敛了很多。

前世,他是纵横九天十地的至尊,无敌天下,自然随性而为,想杀人就杀人。

而如今,羽翼未丰,做事需要收敛与隐忍。

所以,对于白泉的处理也就没什么意见。

杖打一千,人虽然死不了,可却也残了。

众人看着这一幕,脸上纷纷露出震惊之色。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

难道真的是九重堂的无上贵客?

白泉为何如此在乎他?

周围武者,心底纷纷猜测起来。

日系小清新软萌妹子森系唯美写真

就在乌元要被拖出大堂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住手!”

九重堂外,走进来一个红袍男子。

只见这来人下巴微抬,眼皮微垂,一脸的狂妄。

且散发出一股久居上位的气息。

“水堂主来了。”

人群中,有好几道惊呼声传出。

一下子道出了来人的身份。

九重堂副堂主水康!

这也是水家的二爷!

水天一中的二叔,便是此人!

方才,那乌元敢如此嚣张就是仗着有水康在给他撑腰。

这个时候,水天一也走了过来,跟在水康身后,脸上充满了倨傲。

“白泉,乌元虽然有错,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跟你道一声歉就得了。”

水康走了过来,脸上充满高高在上之意,淡声道。

自始至终,他都没正眼瞧一下苏辰。

而且,他的也是让乌元给白泉道歉!

并不是,要给苏辰道歉。

一个转元七重的武者,对于水康来,根本就是蝼蚁般的东西。

事情的起末,水康自然是心知肚明。

苏辰在一品楼打了他侄儿水天一。

方才,水天一特意吩咐乌元羞辱苏辰,最好是将苏辰赶出九重堂。

可没想到,事情越闹越大。

苏辰持有的天字号贵客邀请函,还被乌元当众给撕了。

这下就狠狠打了白泉的脸!

水康心里,也在暗骂乌元是个蠢货。

不过,今日这人不论如何都得保下!

否则,他们水家的脸面何在?威严何在?

“道歉?一句道歉就完了吗?门都没有,乌元其罪当诛,我都饶他一命,换成杖打一千,还不满意?”

白泉脸上寒光一闪,哼道。

其实,早在下令杖打乌元的时候,他就知道水家的人肯定会跳出来阻止。

毕竟,今天这场拍卖会非同一般,已经有不少大人物关注到这里。

那水家肯定不会让乌元这个身上明显贴着自家牌子的人,被打!

所以,白泉一早就做好了要和水家抬杠的准备。

不过如何,他都必须要给苏辰一个代价!

“哼既然你非要乌元有罪,那这个年轻人也有罪,大闹九重堂,其罪当死!”

水康冷冷扫了苏辰一眼,脸上杀机森寒。

“放屁!苏辰公子身份尊贵,岂是你能指责的!”

白泉闻言,脸色一变,大喝一声。

“哈哈他身份尊贵,能有多贵?我倒想知道,这是哪家的毛头子,敢在我九重堂里面动武,这是在蔑视我天风城的律法吗?”

水康脸上杀机闪烁,目光阴森,扫了苏辰一眼,冷笑道。

“子,我告诉你,就算是府城那几个大世家的人,也不敢来我九重堂撒野!”

“乌元,你起来,看,这人是怎么在九重堂撒野的?”

水天一双眼之内闪过一抹冷芒,森寒笑道。

乌元闻言,双眼一亮,顿时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

“水大人,这一切都是那个畜生的错啊,他一进咱们九重堂就嚣张得不行,出狂言,还要大开杀戒,实在是罪该万死啊!”

乌元目中闪过一抹阴森之芒,直接颠倒黑白道。

“罪该万死?我看罪该万死的是你!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白泉闻言,脸上露出一抹愤怒,浑身气势,轰轰扩散。

“好好好,白泉,今天我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谁能动得了乌元?”

水康丝毫不惧,一步踏出,顶住了白泉的气势。

两大强者,针尖对麦芒!

谁也不逊色于谁!

九重堂内,猛地掀起一阵气势风暴,不断碰撞,震得那些建筑,都摇晃起来。

“白泉,你要敢动乌元,我就杀了这个子!”

水康一脸狰狞,指着苏辰,大喝一声。

白泉心底冷笑一声。

苏辰是什么人,岂是水康这种角色能威胁的?

此刻,他心里巴不得,水康不知死活去怼苏辰!

不过,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水康,你要是敢伤害苏辰公子,我跟你没完。”

白泉假装很生气,愤怒道。

“哈哈,白泉,要我不伤害他也行,你就让他跪下来,跟乌元磕头道歉就行。”

看到白泉脸上的焦急之色,水康以为自己抓住了对方的痛脚,冷笑道。

今天,他就是要狠狠折了白泉的面子,让他威信扫地,这样自己才能争取到更多的权益。

这两天,水康一直都在忙着九重堂的事,关于苏辰在飞云台上大显神威,击败任神虎的事,他并不知情。

否则,他就不会有如此底气,出要击杀苏辰的狂言了!

“畜生,跪下给我道歉,我就让水大人饶了你。”

乌元就像一只忠实的狗,不断帮水康摇旗呐喊。

“水康,你在找死!”

白泉双眼之内怒火狂喷,大喝一声。

也不知他到底是真怒,还是假怒,反正话语一出,顿时爆发出滔天气势。

轰隆隆扩散,向着水康镇压而去。

水康怡然不惧,冷笑一声,散发出凌厉杀机。

“真是不知者无畏啊!”

一直冷眼旁观的苏辰,突然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很冷,很冷!

甚至,还有淡淡的杀气,夹杂在其中。

“杀你,其实就只是像捏死一只蝼蚁一般简单!”

苏辰的目光,冰冷无比,落在乌元身上。

只是简单一扫,虚无间,陡然出现了一道惊雷。轰!***